相关文章

重庆美女辞掉万元月薪工作 扛着麻袋收废品

重报移动传媒3月17日讯 (记者 徐文娟)昏暗的废品屋内,曾雪娇麻溜地往肩膀上扛起一个比人高、重达60多斤的大麻袋,全然不顾脏麻袋的污渍蹭到自己衣服上,快步踏上残破得只剩半截的楼梯。一人骑三轮,徒手拣垃圾,单手扛麻袋……曾雪娇的一天让人唏嘘。而在此之前的第241天,她还是个每月拿着15000元的工资,在重庆某高级写字楼上班的白领。

不怕吃苦肯闯肯拼 从月薪2000做到月薪15000

2011年,曾雪娇刚满24岁,刚刚大学毕业的她从乡下来到重庆主城。“那时候,我心里只有一个目标,一定一定要在重庆扎稳跟脚。”在大学学室内设计的她没有选择与自己专业对口的工作,而是选择了应聘销售行业的工作岗位。对她而言,在大学时自己就是“兼职达人”,销售类工作更擅长也更适合自己。

初生牛犊不怕虎,凭着一股冲劲,24岁的曾雪娇很快就找到了一份银行信用卡销售工作,底薪每月2000元。“那个时候工资很低,也不是银行内部的编制,我只能拼命干,做业绩拿提成,不然每个月的房租生活费开销后,很难存到什么钱。”为了存到钱,曾雪娇每天出去“扫街”,主城的大大小小的商圈几乎都被她跑了一遍,一天办卡数百张。在这样的努力下,曾雪娇业绩渐渐做到了部门的第一名,工资也由2000元慢慢升到8000元左右。

“就是拼,没别的。”甘作“苦行僧”的曾雪娇在银行呆了一年多的时间,她开始思虑自己的处境,担忧自己的成长就此停滞。这个时候,她开始寻觅更大的平台,选择跳槽去了另外一家银行,有编制,但工作面对的是更为复杂的销售业务。

“说实话,销售这个工作竞争很大。我不专业,也为此困窘过,苦恼过。”全新的企业,全新的挑战。作为一名新人,曾雪娇说,自己比谁都要努力,常常加班到很晚,休息日都在外面跑。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,进公司的第二个月,她的销售额就拿了部门第一。在问到她的销售秘诀时,她笑着说,“嘴巴甜,有耐心,不服输。”

随后的几年里,曾雪娇从在银行销售硬件跳槽到科技公司做软件,跨行的她,再一次给了自己挑战,而这次挑战,她咬牙坚持了下来,甚至可以说是做的很出色,工资从曾经每月的8000元直线上升到每月15000元。

工作勾心斗角活太累 离职骑三轮车收废品

2012年,曾雪娇遇到现在的老公,两人于2013年结婚并有了小孩。终日在职场摸爬滚打的她,见过太多是非黑白,面对复杂多变的人际关系,面对自己孩子缺失的陪伴,她深感生活的本来面目不该如此。

2017年3月,家里房子刚装修完,生活节俭的她没有选择将装修后的废料扔掉,而是联系了距离最近的一家收废品的过来收,但是对方却拒绝了上门来收,曾雪娇转念一想便自己将这些废料拉去卖,出乎意料的是,这些本来要扔进垃圾桶的垃圾,竟然卖了一百多元。随后,曾雪娇在跟收废品老板闲聊得知,这个行业的收入还算可观。

往后一有时间,曾雪娇就去收废品的门市里打听到收货价和出货价,跟这些收废品的老板们唠嗑。久而久之,内心有个声音跟她说“辞职,转行。”从这刻起,她就开始做自己的规划,利用周末的时间去做市场调研。离职前夕,她用了一周的时间来试验,骑着三轮车,穿梭在各个小区里收集废品。凭借着过人的销售头脑,这一周她净赚了10000余元。说干就干,曾雪娇跟家人商量后就递交了辞职信,在南岸区峡口镇附近租了一个即将拆迁的矮房专心收起了废品。

两百多种塑料种类分不清 她为此亏本好几万

“收来的废品要分类后才能出。刚开始分不清塑料的种类,回收时会把聚乙烯的认错是聚丙烯的,有一次收了几百公斤的水管,每公斤4.5元核算的,但最后卖出去的时候,因为水管里有铁丝,最后只能当作废料卖,按每公斤1.5元出售,亏了不少。”想起自己吃亏的经历,曾雪娇连连苦笑道,自己是花钱买教训。水管事件发生不久后,她又因为一批镀铜的铁,亏了上万元。当时,回收时没发现是纯铁,按照铜的价格核算的回收了几吨,最后出货时,才被告知是铁,相差数十元的价格,再一次让曾雪娇欲哭无泪。

这一行远没有想象中容易,但既然是自己决心要走的路。吃再多的苦,受再多的伤,她都能坚持下去。曾雪娇用行动来弥补自己一次次的失误,每一种废料成分她不懂的不确定的,都去问别人,或去查资料去学习,慢慢的,废品站的生意也开始步入正轨。

爱插花爱画画爱旅行 她把生活过成诗

曾雪娇家里的摆设很是独特,从茶几上摆放的花到墙上挂着的抽象画,都是她一手DIY制作。“以前工作忙,现在终于可以慢下来,做些自己喜欢做的事。”除了这些,她还会弹奏尤克里里。“我常常给我儿子弹奏两只老虎,娃儿喜欢听。”说到这里,她眼中的宠溺蔓延开来。对她而言,现在的生活要比在写字楼高速转动的陀螺生活好太多,如今的她,有了更多的时间陪伴孩子和家人。

每个月,她都计划外出旅行一次,带上家人外出看看风景愉悦心情,非常幸福。而在此之前的她,从未享受过这样的时光“我很珍惜现在的生活,也很享受,我的决定是对的。”看着在一旁帮忙的老公和孩子,曾雪娇感到幸福而满足。

收来的废品当作宝贝 探索互联网收废品新模式

除了大大小小的爱好,在收废品的过程中,她有了一项新的爱好—收藏老物件。从刚入行到现在,有收到明清的铜钱,还有复古的烟斗,一颗钉子都没有的雕花木门……各式各样的小物件,让平淡的收废品生活开始有了乐趣。

“就像寻宝一样,你会在这个过程中发现惊喜,并且乐此不疲。”寻宝给曾雪娇带去了快乐,但传统的收废品模式渐渐遇到桎梏让她发愁。靠跑小区,量实在太少,渴求突破的她,一方面,近期购入了一批加工机器,做废品加工,以此来提高利润点。另一方面她畅想用互联网的模式来管理废品站,建立平台,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来突破传统。“目前市场上还没有这种形式,我和老公商量了很久,现在找了几个朋友在谈这个事情。如果可以实现,那真是太好了。”谈及对废品站的规划,她的眼里充满期待。

吃苦耐劳,热爱生活,女性的内在美在她身上彰显无遗。 “我其实还是个很臭美的人。”曾雪娇笑着说,在她房间的梳妆台上,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化妆品,虽然不再出入高级写字楼,在脏乱的废品站内忙活,她每一天还是要化妆。“美丽是给自己看的。”她自信地一边补妆一边说道。有趣的灵魂大抵如此,虽身处泥沼,仍耀眼生长,芳华四溢。(图/卡多利亚)